盛大前CEO谭群钊谈创业:从游戏到电商

  去年某个夏日,谭群钊发出了一封辞职信给陈天桥,后者并无多言迅速批准。就这样,在盛大供职十三年,历任盛大总裁、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的盛大创始人及二号人物,如此简单地完成了一次别离。(同年底另一盛大创始人陈大年也选择离开)。

  离职后几个月的时间里,谭群钊的微博和微信上分享最多的,是他陪家人各处游历的照片。年纪尚轻却准备搭上退休专列?并非如此。此间记者与谭群钊两次见面,第一次他说自己还在玩,而第二次他已经做好准备重出江湖。

  从老师到老板

  1996年,四川籍湖北人谭群钊从上海华东科技大学本科毕业,并且顺利通过“挤破头”的竞争,留校成为老师同时准备考研。这段日子里,谭群钊不单从自己的学生中找到未来生活的伴侣,而且为即将到来的事业奠定了基础。

  工作第一年,谭群钊的月薪是400元,一年后涨到800。远不及刚毕业女友的2000元。不过他有另外的赚钱之道:编程。后来谭群钊帮一个台湾老板写程序,一个礼拜就能赚300美元,相当于月薪过万。拿到第一笔美元并找黄牛兑换后,谭群钊心想:发财了。

  作为程序员,谭经常登录华师大老师开办的“大富翁论坛”。当时混在这个BBS的还包括盛大创新院副院长郭忠祥、阿里云OS首席架构师潘爱民、CSDN创办人蒋涛、看雪黑客的创始人等。后来传奇的人马也基本是从这个论坛招募而来。

  更重要的是,在BBS的线下聚会中,谭群钊认识了小自己几岁的陈大年。后来陈大年把谭介绍给他的哥哥陈天桥。1999年,三个人开始了盛大创业。

  一位盛大高管回忆说,当时的分工就是陈天桥负责战略和资本,而陈大年则跟着谭群钊一起负责执行。起步的时候盛大主业是虚拟社区,谭群钊负责其中即时通讯(IM)的部分,类似腾讯QQ。据说当年马化腾也研究过盛大的产品。

  “那时陈总给我每月3000元”,谭群钊回忆说这些钱大多都花在打车上,“每天半夜下班太累了,打车回学校宿舍就得100元”。

  再往后盛大峰回路转遇到网游。彼时谭带领三个游戏开发团队:《传奇世界》、《英雄年代》、《神迹》。《传奇世界》成为盛大的支柱游戏,《英雄年代》团队后来转投巨人成就《征途》,而《神迹》班底则加入腾讯游戏。

  直到现在,盛大内部还有人对此颇为唏嘘。如果这三款游戏最终都能成功推出,盛大的巅峰期将会更长。然而这些毕竟只是假设。

  现实的问题是,《传奇世界》的成功变为陈天桥的一把标尺,以至于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一种羁绊。据说,团队想提升游戏备份等级用以提升服务质量,但代价是服务器成本要增加三四倍,开发成本要增加七八倍。陈天桥就会问:“效益呢?”

  又或者投入研发3D游戏,研发成本会增加四五倍。

  “收入呢?”

  “估计比不上《传奇世界》”

  “那你做这个干嘛?”

  结果就是,对手做了盛大没做,市场就转到别人的手中。思维方式上略显固步自封不仅于此,没能及时跟上风向转变也被看作是盛大在游戏上衰落的原因。做个比喻,就好像盛大一直在马车上投入,而对手却纷纷开始研发汽车。

  前不久,陈天桥再一次电话专访中对新浪科技表示,“解决问题应该从体系的短板入手,这是一个逻辑思考的基本问题”。同时陈天桥也指出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要“关注最重要的事情”。显然“现金牛”游戏业务的当下收益,对陈天桥来说至关重要。

  针对上述种种,谭群钊并不愿多做回应。不过他说自己在盛大的这些年改变很多,例如从一讲课就会紧张害羞的助教,成长为可以在台上流畅进行“脱口秀”的CEO。收获不止于此,现在谭群钊的新事业就与他的老部下有关。

上一页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