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山虎:《我叫MT》赚钱是如何炼成的?

  作为成立只有两年多的手游公司,乐动卓越已经取得了令众多游戏开发者艳羡的成绩:旗下手游《我叫MT(微博) online》上线12个小时冲到苹果iPhone付费榜第一名,目前注册用户超两百万、月收入过千万元。而创始人邢山虎似乎是个手游界的“异类”,你说他淡定也好,装逼也罢,邢称自己的秘诀是“无欲则刚”,他还说自己“只做更多人玩的游戏,不做更赚钱的游戏”。

  

邢山虎:我叫MT这个赚钱机器是如何炼成的?

  以下为邢山虎口述:

  “救命稻草”

  2011年,我把麒麟游戏的股份按七分之一的价格卖了,开始自己做手游。手游和端游是不一样的,玩家越讲究感受就会越在乎屏幕大小,越不在乎感受的,就越不会在乎屏幕大小,原来我们拿手机玩东西,不用花一分钱,但是类似的游戏,如果做在电脑上,你可能就会花钱,端游能做到10%,手机上能有1%、到4%就不错了。所以国外愤怒的小鸟、切绳子彼时虽然有两千万下载,但只挣了两千万美金。

  不过我当时的判断是,手游是一个大方向,在这个行业里可以有更多更好玩的游戏。当时我的想法是做更多人玩的游戏,不是做更多人挣钱的游戏。但到2012年,公司进入了低潮期,海外亏损很严重,为了运营我开始裁员和减薪,自己一度想过卖掉车房来赌一把。我们当时开会说,只要在2013年1月份之前,公司能够挣够一百万,这家公司就不担心倒闭。

  而新游戏《我叫MT online》成了我们的一棵救命稻草。这款游戏1月11日正式上线,第二天早上便冲上了苹果iPhone付费排行榜第一位。今年4月25日推出了安卓版,5月份就突破了200万用户。

  《我叫MT》的成功,主要源自天时地利人和。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安卓智能手机卖出了一个亿,在卖的这么火爆的情况下,我们肯定要往上走。其次,它也比较好玩,品质不错、音乐也很好。

  此外,为了吸引用户,我们每天送给玩家三十块钱游戏币,用户刚买了手机,没有什么好玩的,一听说游戏不错,一看还不怎么花钱,就去玩去了。我们的广告费比较少,基本上都送给玩家了。

  我觉得最好的广告方式就是玩家之间的口碑传播。比如,我说电影《盗墓空间》挺好看的,你可能不一定会去,但是我说《盗墓空间》是免费的,并且去了还送你小礼物,你可能打车都会去。而我们游戏本身是免费的,进来玩还送东西,游戏还好玩,这些口碑的传播会比你花钱买广告快得多。

  “惶者生存”

  农历五月是小麦成熟的时节,那时凡是饱含了谷粒的小麦都是低着头的,反而是高高抬头的小麦都是空壳的。我自己也深知一点,游戏行业的成功者不是因为你自己多牛,主要这个行业成功的机会太多了。今天就算我或者王峰(微博)或者陈昊芝不站在这里,还会有张峰和孙昊芝等等站在这里。因为这个行业会塑造一群这样的看上去很英雄的人,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英雄是都会被行业淘汰的,也有没有人记得起来去年站在这个台子上发言的人是谁。你发现各个活跃在论坛上的人一年之后都销声匿迹了,经历过被别人吹捧,经历过台下的万众瞩目的期待,以及被媒体描述过的人很难保持一个好的心态,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做不好,最后就因为一时的辉煌变成芸芸众生或是迅速倒闭。

  所以说,虽然手机游戏这半年来情况都不错,但是我深知这个行业的特点,就是一天做不好,一个月做不好,从此开始到这家公司的彻底没落只需要6个月,它会以最快的速度会衰落下去。手游从生命周期会比端游短,到底短多少呢?端游是5年8年10年,手游是两年三年还是三个月五个月这都不一定的,但是我觉得平台很大了,你攒了很多玩家以后,可以推自己新的产品,提供玩家更多的很好玩的游戏就OK了。

  而想改变这种格局就一个办法,少出来参加发言,少抛头露面,然后踏踏实实接近玩家。怎么做到这一点?我每天看微博,随便点开一条玩家@我的信息就可以看到天雷滚滚的信息:一半以上是说大师我去年买了一个表,或是去年大师我去年买了一块饼,买了一个包。但是我特别爱看我的微博,因为我觉得看了这些玩家的骂声和诅咒,我才可以回到现状,才知道我是什么状态,公司是什么状态,然后才可以踏踏实实的为大家做好服务。

  有一句话叫“惶者生存”,我现在就非常的惶恐。为了避免这种惶恐和为了更好的跟玩家接触,我们花了很多钱,昨天我们在上海一个比较大的酒店里面花几十万块钱请了三四百的玩家吃饭,免费吃饭之后还要送T恤,还要送各种各样的东西。出于真实的惶恐,我特别怕玩家不高兴,特别怕玩家对你有意见,我担心说玩家如果到的更多怎么样,以前有这样的情况,你请了350人,突然来了550人。然后我们又专门买了一批东西,300块钱的苹果的IPOD,我们想如果玩家多了怎么办,就给玩家一个iPod或者T恤,让进不了场的玩家心里平衡。

上一页下一页1/2